中闻网欢迎您!
中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河南将试水首部老楼“共享电梯”
发布时间:2019-02-18 09:22:51 来源:大河报

省政协委员骆金富在81岁的郑家麟老人家中听取诉求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至少要迈过“三道坎”:资金坎、民意坎和审批坎。而老楼“共享电梯”采用业主自愿、企业垫资、免费安装、有偿使用的“电梯租赁”模式,将帮老旧小区迈过前两道坎。河南两会上,省政协委员骆金富在“委员通道”上呼吁“加快老楼装电梯,解决‘悬空老人’下楼难”。经大河报报道后,众多老人致电本报表达诉求。骆金富节后踏雪实地调研,表示将试水全省首部“共享电梯”。

“老人团”写“千字信”,抛来“金点子”

“尊敬的大河报记者,您好!读了您的报道,我们有很多话想说……”1月26日,记者收到郑州市老科协(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纺织服装专业委员会老职工们的联名“千字信”,称看到1月15日本报AI·04版报道的《老楼加装电梯,可从“老公房”切入》,老人们提出“共享电梯”的点子,希望本报予以关注,并帮助联系政协委员商议。

信中写道:“老楼装一部电梯动辄五六十万费用,虽然郑州市政府最高补贴15万元,但三四十万仍然是一笔大数目。老旧小区居民大都是退休老人,收入不高,一次性拿出数万元仍感到有压力。而且在费用分摊上不同楼层的业主也有分歧,广大老年人目前只能望梅止渴,看得见却吃不着……”

“我们建议尝试老楼‘共享电梯’:即企业投资方先出资建造电梯,是电梯的所有人,电梯建好后再租给用户使用。电梯建好后用户可以像刷公交卡一样,刷卡消费使用。可以按月、按年、按不同楼层的不同费用标准充值使用,支付租金。这就是‘免费安装、有偿使用’的模式。这样既可以解决建造电梯中资金不足的问题,又可以解决不同楼层间资金分摊的难题。”“千字信”中,老人们抛出“金点子”。

省政协委员踏雪探望“悬空老人”,一天访三地

2月15日,大雪初霁,道路依旧泥泞湿滑。在大河报的牵线下,省政协委员骆金富带着公司的土建工程师和安装工程师直奔81岁的郑家麟老人家中。一听省政协委员要来,郑州市老科协的多位老人蜂拥而至表达诉求。

这是一个老旧的郑州印染厂总工程师住宅楼,建于1985年。

“看到两会上您的提议,我们顿时对加装电梯又有了希望。”郑家麟握着骆金富的手说。

郑家麟患有严重的腿关节疾病,右腿膝关节做过置换手术,住在顶层的他下楼“就像走长征”。两年前,他曾就老楼加装电梯写了两封“谏言信”递交给相关部门,但都石沉大海。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热烈。

“老人家请放心,现在郑州市的审批流程较其他城市更便捷,新的实施意见也很给力,下一步我会把大家的问题集中反映给相关部门。这件事咱们共同努力!”骆金富说。

交流期间,骆金富带来的两位工程师同步对房屋进行测量设计,研究电梯安装的可行性。

从郑家麟家出来,骆金富径直前往秦岭路街道杜康社区服务中心。“老楼加装电梯,业主意见协调特别重要,这需要社区的大力配合。”骆金富边走边告诉记者。

就在当天上午,骆金富还去了老楼加装好电梯并已经投入使用的顺河路某小区,“小区业主平均年龄75岁,我们去看看电梯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还有啥问题要解决”。

八旬老人“下楼像长征”,曾从二楼滚落一楼

“一周下楼一次,下一次楼要半个小时,难得像走长征!”郑家麟告诉记者。说起上个月从二楼滚落一楼的经历,太太马女士说着就红了眼眶。

马女士今年75岁了,两个孩子因为住得远,日常生活全靠老两口相扶相伴。今年年初郑家麟下楼买菜,在二楼上三楼的拐角平层处,因抓滑了楼梯栏杆,老人一个踉跄从二楼滚落一楼。“毕竟81岁的人了啊,邻居把他扶进家,浑身都是泥……”马女士说。

“做梦都梦见电梯装上,共享电梯的点子太好了,希望能成现实!”郑家麟告诉记者,并给记者历数了几大难。一是资金难题,二是业主意见难协调,三是郑州印染厂已经破产,小区与厂里已无瓜葛。社区中心和物业也没来管过,老楼加装电梯成了“三不管”。

问题解答

1.啥是共享电梯?如何运作?

共享电梯主要针对老旧小区,采用“居民申请、免费安装、有偿使用”的“代建租用”模式。居民使用电梯可按次缴费,或者申办月卡年卡。在资金筹措上,首付款来自政府补贴,其余资金由承建单位垫资。承建单位通过使用者的缴费和资产运营如电梯广告收入来维持项目运作。承建单位同时负责电梯的安全运行和维修保养,因要切实保证乘客的人身安全,所以承建单位对电梯维护保养会更上心、更到位,如此一来,电梯事故也会减少。

骆金富告诉记者,共享电梯目前在北京、浙江、山东、江苏等地已有尝试,于郑州而言,这也是老旧楼房安装电梯比较有效的措施,可以大大加快这项惠民工程的进度。目前,北京和四川内江等城市已出台了共享电梯的相关政策,鼓励电梯公司进一步完善有偿使用机制。

2.申请共享电梯要满足哪些条件?

骆金富委员长期专注电梯生产制造,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博仕通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安徽芜湖有高科技、规模化电梯制造基地,做“共享电梯”的想法他也是由来已久。

按照郑州市政府去年12月出台的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实施意见,安装共享电梯,只要小区符合基本的土建条件,2/3的业主同意,且政府补贴到位就可施工安装,“前面三点条件都具备了,剩下的就是承建单位的事了。”骆金富说。

面对老楼加装电梯的繁琐程序,骆金富还专门成立了河南一步加装电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这是一个全流程的平台,可以聚合业主意见协调、资金筹措、维修资金申请、工程设计施工、电梯品牌遴选、补贴申领办理、后期电梯维护等。

“业主只管说‘我要装电梯’,剩下的事我们来做。这个平台的宗旨就是帮政府分忧、帮业主解难。”骆金富告诉记者。

3.共享电梯如何收费?

收费问题也是市民关注的焦点。骆金富向记者描述了北京目前实行的收费方式。

北京“共享电梯”以两层为基础,使用者单人单次0.2元,每递增一层增加0.1元钱。一楼业主不管坐或不坐都不掏钱,2楼单人单次0.2元,3楼0.3元。“不坐不收费!另外,也并不是说去6楼一次就要掏6毛钱,这里面有个递增系数的问题,关于收费问题还要具体再研究。”骆金富表示,共享电梯除了让业主安装电梯的时候不掏钱,电梯后续维修维护资金也无需业主承担,全由承建单位负责,“这就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资金的难题”。

他山之石

北京石景山区首推“共享电梯”

2017年7月31日上午,石景山区首部老楼加装电梯投入使用,电梯采用了“居民申请、免费安装、有偿使用”的“代建租用”模式。

据了解,该小区22号楼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已有27年,八成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尤其是2单元的住户平均年龄在75岁以上。为了让附近居民都能体验、观察电梯的使用,电梯运行前3个月居民可免费使用。三个月以后采用按月、年充值使用,并且“五年送一年,十年送两年”,平均算下来,一层不交费,二层每月100多元,六层每月500多元。

石景山区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年3月初,确定在八角南路社区22号楼试点后,区住建委和社区居委会多次走访入户,破解群众工作难题,对老楼加装电梯工作进行宣传动员并征求居民意见,最终确定了适合该单元的电梯租赁模式。


上一篇:眼神科技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生物识别技术通过公安检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推荐
河南将试水首部老楼“共享电梯
眼神科技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
二氧化碳低品位热动力技术助力
东航试水基础经济舱,要抢廉价航
一二线城市重金争夺金融人才,深
河南光山:黄洋葱出口创外汇富村
党建观摩找不足 助推脱贫攻坚
第11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峰会在
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扎实做好
构建大党建格局 促进大发展脱
天猫联手三亚 亚特兰蒂斯,打造
扶贫村变信息村 广东清远四方
热文推荐